塔斯基吉梅毒實驗 Tuskegee Syphilis Experiment

作者/ Tai-Yu Liu

 

前言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指出,最早用於治療梅毒的是水銀和铋(Bismuth),但由於水銀比梅毒的毒性更可怕,很多人因此死於水銀中毒,治癒率低於30%(CDC,2015)。

病徵

梅毒通常是無痛無恙的。三到六週後,會開始出現手腳皮癢,口腔和生殖器區域的潰瘍。然而這些症狀會在幾周內消失進入潛伏期,時間可長達數年。如果沒有接受梅毒治療,15%至30%的患者會進入梅毒晚期。梅毒病毒(Treponema pallidum)會直接侵害大腦、神經、眼睛、心臟、血管、骨骼和關節。
晚期症狀包括:
  • 肌肉協調困難(difficulty coordinating muscle movements)
  • 癱瘓(paralysis)
  • 麻木(numbness)
  • 逐漸失明(gradual blindness)
  • 癡呆(dementia)
由於中樞神經被侵入以及心智的扭曲,最終,被摧毀的不只是身體還有病人的尊嚴和靈魂。(Mayo Clinic, 2019/Southern Nevada Health District[SNHD], 2019)。

實驗

人類醫療史上最邪惡的人體實驗之一 —— 「塔斯基吉梅毒實驗(Tuskegee Syphilis Experiment)」

 


“你的體內有髒血!”


1932年,一輛載滿醫生和研究人員的巴士來到了阿拉巴馬州梅肯縣。當地幾百位患有梅毒的患者以為自己可以活下來而感動不已,誰也沒料到慘無人道的地獄才正要開始。
研究人員在阿拉巴馬州與塔斯基吉大學對399名非洲男性梅毒患者和201名健康非洲男性進行定期的身體檢查,並告知他們正在接受「髒血」的治療。實際上,研究人員是假借治療名義來進行實驗:觀察未經治療的非洲裔美國梅毒男性患者的自然病程,檢驗梅毒是否比心血管疾病更容易引起心血管損害,並試圖證明梅毒在黑人和白人體內傳播方式不同的假設。
(小提示:根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資料表示,在2018年台灣一共有9808位患者確診患有梅毒。)
為了選照實驗的參與者,美國公共衛生部門尋求了位於阿拉巴馬州梅肯縣的著名的塔斯基吉研究所的協助(Curley, Robert & The Editors of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018)。當地醫療條件極度惡劣,醫生告訴他們這只是“髒血(bad blood)”,並以提供免費健康檢查,保險和殯葬等服務,吸引民眾來「接受檢查和治療」。當時, “髒血”是當地一種用來表達多種症狀的泛用術語,可以代表任何疾病,包括梅毒,貧血和疲勞,而醫生恰巧利用當地居民的無知來隱藏真正的病因。

真正殺死我們的除了疾病還有所謂的「大義」和「人心」。


參與者從來都不知道他們所進行的是關於梅毒的實驗,也沒有被告知已知的危險,他們不曾接受過任何有效的治療
在1932年,梅毒仍是無藥可醫的絕症;直到1943年,美國紐約的約翰·馬奧尼(John F. Mahoney)發表了青黴素可用作治療梅毒患者的臨床報告,梅毒才不再是絕症。為了讓塔斯基吉實驗持續進行,研究人員故意不給予患者有效的治療,他們只提供安慰劑治療作為替代方案,例如阿斯匹林和礦物質補充劑,以此對梅毒進行長期的追蹤和觀察(蔣維倫,2015/Nix, 2017)。
1940年,二戰期間,250名實驗者應召入伍。軍隊的檢疫處發現他們患有梅毒,強迫他們接受治療再加入軍隊,研究人員卻依舊阻止他們接受正當的青黴素治療(CDC, 2015)。1947年,西方國家聯盟簽訂了《紐倫堡守則》(Nuremberg Code),然而,塔斯基吉實驗的研究員完全沒有遵守此守則。

揭發

直到1960年中期,舊金山美國公共衛生部門的一位成員「彼得·巴克斯頓(Peter Buxton)」發現了這項違反道德的實驗,並向上級反應此問題。可惜的是,此舉報並未受到重視,實驗得以繼續。巴克頓因此將這個故事告訴了一位記者朋友,朋友則將它告訴了另一位記者海勒(Heller)。
1972年7月,《華盛頓星報》(the Washington Star)正式讓這場慘無人性的“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當實驗被接手的時候,只有74名實驗參與者還活著。實驗中,29名直接死於梅毒、100名死於梅毒併發症、40名被研究者的妻子也感染上梅毒。另外,有19名被研究者的子女一出生就被診斷患有梅毒(Nix, 2017)。

結果

在1974年,公民律師 Fred Gray 為受害者和美國國會達整成庭外和解,賠償每人1000萬美元,並承諾為在世的受害者提供終身免費醫療和殯葬服務,此計畫被稱為「塔斯基吉健康福利計劃(THBP)」(CDC, 2015)。
1997年,美國總統克林頓致歉,他說:「美國政府做了一件錯事,深深地,深刻地,道義上的錯誤……我們要記住這段可恥的過去來彌補和修復我們的國家;記住這段過去,才能建立一個更美好的現在和更幸福的未来。」 (附文:Presidential Apology for the Study at Tuskegee)
2004年1月,塔斯基吉梅毒實驗的最後一位參與者去世了。

影響與反思

這個惡名昭彰的實驗是人類在醫學和公共衛生史上最長時間的人體試驗,該實驗在美國公共衛生部門的支持下原訂只有六個月,最終卻歷時40年(1932年~1972年)。此次事件讓黑人對美國政府和公共衛生的信任瀕臨瓦解。也對往後幾十年出現的其他傳染疾病之治療造成災難性的打擊,尤其是1980年愛滋病的爆發,黑人對美國採取的預防措施不支持也不配合。
研究人員和科學家們在面對這些未知的世界的時候,可能產生過度「狂熱」的心態而忽略了許多重要的東西,例如道德和人權,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就是最好的例子。此項實驗也讓人們意識到了制定實驗倫理道德守則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資料來源

CDC. (Dec 22, 2015). U.S Public Health Service Syphilis Study at Tuskege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tuskegee/timeline.htm
Curley, Robert & The Editors of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Nov 21, 2018). Tuskegee syphilis study.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ritannica.com/event/Tuskegee-syphilis-study [Access Date: Nov 20, 2019]
Mayo Clinic staff. (Sept 19, 2019). Syphilis. Retrieved from: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syphilis/symptoms-causes/syc-20351756 [Access Date: Nov 20, 2019]
Nix, Elizabeth. (May 16, 2017). Tuskegee Experiment: The Infamous Syphilis Stud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istory.com/news/the-infamous-40-year-tuskegee-study
Southern Nevada Health District [SNhD]. (Apr 15, 2019). Syphilis- Stages and Symptom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outhernnevadahealthdistrict.org/Health-Topics/syphilis/syphilis-stages-and-symptoms/ [Access Date: Nov 20, 2019]
塔斯基吉梅毒實驗 Tuskegee Syphilis Experi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